English
 
 首 頁  學校概況  組織機構  黨的建設  學科建設  教育教學  科研學術  招生就業  人才隊伍  信息公開  校園文化  對外交流 
 
您的位置: 首 頁>>黨的建設>>2019年學校教育大會專題>>理論研究>>正文
 
別敦榮:一流本科教育應服務于學生的終身發展
2019-04-03 17:42   中國大學教育   (點擊: )

高等教育普及化進程帶來了高等教育需要服務學生終身發展的新趨勢,高水平大學要發展一流本科教育,必須著眼于學生更長遠的發展需要,服務于學生的終身發展。各級各類高校都應當服務于學生的終身發展,這是共同的追求,但就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現狀來看,暫時無法要求所有高校都追求服務學生的終身發展,部屬綜合性大學由于其辦學條件好、學科力量強、教學資源充分等優勢,應更多地擔負起培養學生終身發展需要的核心素養的責任。服務學生終身發展可以有多種教育模式,各高校應當根據自身的特點與優勢,建構符合學校辦學類型、層次和定位的教育模式。

一流本科教育是當前我國高等教育理論界和實踐界重視的課題。如果只是孤立地探討一流本科教育,不可能有多少空間。一流本科教育是我國高等教育整體的組成部分,如果沒有高等教育整體的發展,一流本科教育是發展不起來的。從大的趨勢看,我國高等教育即將邁入普及化階段,在很多先進省市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已經超過或接近60%,然而即便是在這些省市,可以說高等教育的“身子”已經進入普及化階段,但從相關政策和實踐看,似乎“腦袋”還停留在精英化和大眾化階段。一流本科教育一定是在高等教育普及化進程中實現的,討論一流本科教育發展不能離開高等教育普及化趨勢及其深度發展。[1]

一、高等教育普及化階段本科教育應當彰顯終身教育的屬性

一流本科教育應當服務于學生的終身發展,這是基于高等教育普及化的進程,以及當今社會文明進步的要求所做出的判斷。在高等教育精英化、大眾化時代,整個社會對本科教育的需求,不管是一流的還是不一流的,都處于饑渴狀態。由于客觀實際、歷史傳統等多種原因,人們的高等教育需求很難得到完全滿足,社會各行各業中只有少數的職業、少數的人能夠接受高等教育,社會的高等教育需求還沒有被激發出來,民眾接受高等教育的意愿沒有被喚醒。這就從客觀上導致高等教育本身的發展需求不旺盛,發展不足。在這種情況下,高等教育實際上往往只是服務于學生的階段性發展要求,即對于適齡學生來說,在人生的特定年齡階段要接受高等教育,培養專科、本科以上學歷水平的普通知識、學科知識、專業技能和文化修養。這是高等教育精英化、大眾化時代高校人才培養的基本命題。

伴隨著高等教育的進一步發展,從大眾化后期進入普及化階段,進一步發展到普及化的高級階段,即當毛入學率達到百分之七八十甚至百分之九十時,社會成員的高等教育需求得到了極大的釋放和滿足,這就意味著民眾到了一定的年齡后,不僅要接受高等教育,而且在他們的一生中不只是接受一次高等教育。在這種情況下,必然帶來一個高等教育需要服務于學生終身發展需求的新趨勢。

長期以來,我國高等教育發展處于饑渴狀態,發展嚴重不足。改革開放之后,在黨和政府的大力推動下,我國高等教育持續穩步發展,在世紀之交更實現了快速的、大規模發展,到現在,應該說發展相對比較充分。但總體來看,整個社會接受了高等教育人口的數量還比較少,勞動年齡人口中接受高等教育人口的比例還偏低,這是高等教育發展不足的集中體現。在這種狀況下,我國高等教育實際上還擔負著解決人的發展中的一次性需求的問題。在很大一部分高校,包括高職高專院校、一部分本科院校,甚至包括一些高水平大學,即所謂“雙一流”建設高校,教育教學表現得比較急功近利,很重視學生的技能培養,比較關注學生適應市場、適應社會競爭、滿足就業需要的問題。這就帶來了一個問題,即高等教育的目的是什么?高等教育應當培養什么樣的人?

一流的本科教育應當服務于學生的終身發展,反映了本科教育性質的變化,即本科教育應當體現出終身教育的屬性。從整個教育制度的設計來看,本科教育是人的發展的一個階段。在高等教育發展不足的時期,本科教育往往是階段性教育或終結性教育。最直接的表現是本科生畢業后,本科學歷就可以管他一輩子。有些本科學生畢業的時候把書扔掉、燒掉或賣掉,直觀反映了這種對本科教育終結性特點的認識和理解。而在高等教育普及化發展趨勢下,社會需求將發生重大改變,本科教育會越來越顯示出終身教育的屬性,即本科教育要為學生的終身教育打下基礎,為學生的終身發展奠基。本科教育并非意味著一個人教育的終結,它不是人生教育的一個句號,而是人生教育的一個分號,后面還會有持續不斷的教育。所以,本科教育要著眼于培養學生終身學習的能力和興趣,使學生終身對學習保持一種激情,樹立不學習就會落后、不學習就不能適應、不學習個人就很難實現人生全部價值的信念。服務于學生終身發展需要的本科教育不同于終結性的本科教育,前者更重視人的一般素質的培養,更重視普適性能力的發展。

二、一流本科教育高校應重視學生的終身發展需要

就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現狀來看,要求所有高校都要追求服務于學生的終身發展需要可能暫時還做不到。高等教育普及化需要有一定的積累,包括高等教育規模的積累、水平的提升,以及社會文明進步的積淀,但就現階段而言,高水平大學要發展一流本科教育,對學生發展目標的設計應當與其他高校有所不同。高水平大學不應當還是堅持那種多快好省地培養滿足社會即時需要的應用型人才,而應當要能反映社會進步和高等教育發展的新趨勢,著眼于學生更長遠的發展需要,服務于學生的終身發展。

目前,我國高校教育比較普遍地存在短視的現象,即不管是哪一類高校,在人才培養、學生發展方面都過于重視專業教育,以滿足學生的就業需要為目的。這種現象的產生主要是由我國高等教育的基本模式所決定的。長期以來,我國高等教育形成了一個比較重視專業教育的模式[2],具體而言,就是教育的高度專業化或稱過度的專業化,各級各類高校都把專業教育看得很重。誠然,重視專業教育是必要的,專業教育是高等教育的基本屬性,但是,過度重視而不區分高校的類型、層次,所有的高校都以一個模式來培養學生,就必然導致高等教育同質化問題。在實際辦學中,從高職院校到“雙一流”建設高校,包括北大、清華在內,都高度重視專業教育,十分看重學生的就業,有的甚至還把本科畢業生就業起薪的多少作為辦學成就的表現。這個問題一直比較突出。盡管有一部分高校很早就提出了專業教育改革的計劃,包括拓寬專業口徑,按大類招生、大類培養,實行選修課制度、轉專業制度,進行學分制改革,強化通識教育,等等,但實際的改革成效并不明顯。根本原因在于對高等教育發展的整體思維沒有轉變過來,同時整個高等教育發展的社會基礎仍然是比較傳統的。

我國現有普通高校2 600多所,在校大學生達到2 600多萬人。在這些大學生中,第一代大學生占比是一個很有意義的統計指標。第一代大學生是指在校大學生家庭中包括父母、祖父母等直系親屬在內第一個上大學的人。盡管至今沒有見到過完整、具體的統計數據,但估計,我國高等教育的第一代大學生應該占大多數,比例不會低,原因在于過去我國高等教育總體規模非常小,接受高等教育的人口數量非常少。1998年我國高校招生人數只有108萬人,經過最近20年的不斷增長,現在上升到了800萬人。由于我國人口總數龐大,盡管現代高等教育發展已有百多年的歷史,但由于長期維持了精英教育規模,只是到了新世紀才向大眾化過渡。所以,從家庭的代際維度考察,我國家庭第一代大學生現象是很普遍的。對于第一代大學生而言,他接受高等教育的主要目的還是為了獲得更好的職業、更高的收入、更優越的生活條件,所以,不管是學生還是家長都更重視高等教育的現實價值。而到了家庭中出現第二代、第三代,甚至第四代大學生的時候,也就是非第一代大學生占比相對比較高的時候,整個社會的高等教育基礎就比較厚實了,高等教育的意義和內涵將會發生重大改變。

前兩年,有一個大學生來找我,說想從哲學專業轉到市場營銷專業,而她對市場營銷專業是怎么回事并不了解。進一步了解得知,她的父親是公務員,母親是銀行職員,她并沒有家庭經濟負擔。我建議她暫時不要轉專業,繼續學習哲學,因為廈門大學人文學院的哲學、文學和歷史學科實力都很強,如果在本科階段打下扎實的人文基礎,到碩士階段再學習市場營銷,對她的長遠發展可能更有利。但最終她還是選擇了轉到市場營銷專業。這個案例并非個別現象,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前社會、家長和學生群體的心態。高等教育的功利性比較強、專業化程度比較高源于這樣一種社會期待和心理基礎。在我看來,對這類家庭背景的大學生,應當用一種比較長遠的眼光看待未來的發展,在本科階段可以把就業看得輕一點,接受相對比較綜合的教育,著眼于基礎性的、綜合性的素質養成,這顯然更有利于學生個體的終身發展。但是,基于一種功利性的心理,家長、學生所看到的往往是學習市場營銷這類“熱門”專業可能帶來的短期利益和好處,他們所要追求的是一種非常專業化的教育。

在我國2 600多所高校中,應當有一部分高校的教育超越現實,著眼于學生的長遠發展。這部分高校應當主要是重點建設的“雙一流”高校,它們應當成為引領中國高等教育發展潮流的先鋒。它們的高等教育對人的培養要有新的設計,要能夠著眼中國社會發展10年、20年以后,乃至更長遠的需求,而不能只顧民眾眼前的需要。這才是對學生真的負責!如果“雙一流”建設高校的本科生、研究生都是在為了就業、職業做準備,為了個人就業后的薪酬待遇而憂心忡忡的話,這與學校的地位是不相稱的,與學校高等教育的目的是不相吻合的。“雙一流”建設高校應當有更高遠的目標追求,應當高度重視學生終身的可持續發展。

三、綜合性大學在培養學生終身發展的核心素養上更有優勢

本科教育如何才能服務學生的終身發展?什么樣的學生可以實現更好的終身發展?或者說,終身發展需要什么樣的知識和素質?這都是值得深入探討的問題。專業技術掌握得非常扎實,是不是終身發展要求的素質?學生走向社會與同齡人競爭有優勢,比如,更好的表達能力、協調能力、做事能力等,這是不是終身發展要求的能力?毫無疑問,上述能力和素質與學生的終身發展都有關系,但它們還不是學生終身發展的核心素養。終身發展的核心素養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首先,學生擁有扎實的知識基礎。知識基礎是什么?高校的知識是高深的,高深知識屬于學科專業知識。對于大學生來講,就要在高深的學科專業知識領域養成非常扎實的、深厚的修養。其次,這種深厚的知識更多地表現為是基礎性的知識。基礎性的知識是什么?主要是使個體適應社會,在社會生產、工作中立足,能夠運用各種各樣的知識,將各方面知識融會貫通來思考問題、解決問題。這類知識是基礎性的,其所對應的社會問題、生產問題是很寬闊的,它不像專業知識,直接對應著與專業相關的生產問題。第三,這種知識是綜合性的。何謂綜合性知識?是能夠融會貫通、解決復雜問題的知識。學生能夠運用綜合性的知識進行復雜性思維,進行評價、判斷、批判和創新。培養學生擁有扎實的知識基礎,使他們具有基礎性、綜合性的知識和素質,他們才能終身受益。在大學生人生的每一個階段,這些知識和素質都是必備的,它們有助于學生身心的和諧發展,以及未來的長遠發展。[3]

什么樣的高校更有利于培養學生具有終身發展的知識基礎?應該說,所有的高校都有可能,但不同類型的高校各有所長。對于一般的高校來說,學科設置面相對比較窄,或者即便比較寬,但學科類型相對比較單一,要培養學生扎實的知識基礎難度較大。最有可能培養學生終身發展素質的應該是一些綜合性大學。綜合性大學最大的優勢在于基礎學科設置齊全,文科的基礎性學科包括文學、歷史學、哲學、經濟學、政治學、藝術學等,理科的基礎性學科包括數學、物理學、化學、生物學、地理學、天文學、統計學等,在大多數綜合性大學,這些文理基礎性學科大都有設立,如果再加上其他學科如醫學、法學、管理學、社會學、工學、農學等,學科門類非常齊全。在這類高校,學生可以接受比較充分、全面的基礎學科教育,獲得綜合性的發展。而在其他類型的高校,學生可能更多的是單方面素質和能力或者若干方面素質和能力的發展,這種素質和能力顯然主要是專業性的,它有助于增強學生的專業適應性,但在專業的遷移上就會面臨比較大的障礙,同時對于專業方面的進一步發展和提升也可能會受到限制。綜合性大學培養出來的知識基礎扎實、綜合素質高的學生,雖然本科階段專業方面的教育可能少一些,但未來再接受更高水平的專業教育時,其后發優勢就體現出來了。另外,在他們的職業生涯中,不論是面臨縱向的還是橫向的職業遷移,他們的知識基礎都會給予他們更大的潛力。

我國綜合性大學大致分為兩類:一類是教育部所屬的綜合性大學,另一類是省屬的綜合性大學。部屬綜合性大學的學科非常齊全,學術水平比較高;省屬綜合性大學的學科也比較齊全,學術水平相對要略低一點,但也有其他的優勢。這兩類綜合性大學都具有培養學生終身發展所需的基礎性、綜合性素質和能力的條件。其他類型的高校雖然也可能是高水平大學、“雙一流”建設高校,但由于它們學科資源配置的缺陷,很難在培養學生終身發展素質上發揮更大的作用。我國高校仍然實行人員的單位所有制,教師一般不能到其他高校兼職,民國時期一些教授同時在多所大學兼職授課的情況,現在非常少見。這樣,很多高校學科結構上的缺陷就暴露出來了,它們無法給予學生相應的綜合性的知識基礎教育。在信息技術和網絡時代,雖然一些高校可以通過網絡課程如MOOC來彌補學科設置方面的缺陷,這樣有助于在一定程度上實現學生的知識基礎、綜合素質的發展和提高,但由于受制于整體的教育教學制度,只能是少數的課程可以通過網絡來實施,這并不能解決所有的問題。因此在我國,能夠著眼于學生終身發展需要,培養學生的基礎性、綜合性素質和能力的高校主要是綜合性大學,包括部屬綜合性大學和省屬綜合性大學。一部分高水平的非綜合性大學,可以利用網絡教育、MOOC資源等來解決部分問題,但需要在人才培養模式改革上進行謀劃,采取很有力、有效的措施,人才培養質量才能得到保證。

但現實的問題是,不論是部屬綜合性大學還是省屬綜合性大學,它們都沒有在培養學生基礎性、綜合性素質和能力方面發揮自身的優勢,它們跟其他類型的高校一樣,按照高度專業化的人才培養模式在辦學。綜合性大學的學科是綜合性的,它的學生的素質跟其他高校相比應當是不一樣的。然而事實上,學生進入某所綜合性大學后,遵循的仍然是一個高度專業化的教育模式,分專業招生、培養和畢業,他的培養主要被限定在某個學科專業范圍內,他也很少關注其他學科。比如,學習歷史的,可能就專注于歷史,而文學、哲學的素養卻非常欠缺,更不要說理工科的素養。從根源上來說,這種文理分科的觀念是我國教育文化上的問題,不單單是高等教育的問題,因為它在中小學教育中就非常典型和盛行。在我國高考文化下,只有及早地分科,放棄那些不考或者考試中沒有優勢的科目,才能集中精力去投入到高考的科目上,考出優秀的成績。因此,中小學階段的基礎教育就偏科了,學生的基礎不全面,到了高等教育階段,要求學文科的再去學理科課程,學理科的再去學文科課程,即便他認識到有這個需要,他也沒有這個興趣。如果高校強制性地開設,學生會覺得高校在為難他,也學不下去。這是當前我國教育存在的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

解決這個問題的突破口,我認為在部屬綜合性大學。部屬綜合性大學應當更多地擔負起培養學生終身發展需要的綜合性素質和能力的責任。因為這些高校普遍地辦學條件很好,學科力量很強,教學資源很充分,相對來講,學生也具有較大的優勢。它們的本科教育不應當僅僅著眼于學生本科畢業后的就業,不應當糾纏于本科畢業后的薪酬水平,而應當有更長遠的設計。這些高校的領導者和管理者要意識到學校的優勢在哪里,與其他類型、層次的高校相比,人才培養模式應當有什么特色,應當追求什么樣的教育目的。如果在這些問題上犯了錯誤,就是誤人子弟、傷天害理的錯誤。這類高校的本科教育不應當是強功利性的,不應當是追求第一次就業率的,而應當著眼于學生的長遠發展要求,為學生的終身發展服務。實際上,這類高校本科階段學生直接就業的人數已經是少數,讀研和出國進修的比例較高,如果再加上畢業幾年后又深造讀研的,比例就更高了。這說明學生是在追求更長遠的發展,他們有更強烈的終身發展的需要。這也表明綜合性大學本科教育的基礎性地位應該更突出、更鮮明,要更多地著眼學生的終身發展。本科教育是終身發展的基礎,不只是繼續讀研、出國進修深造的基礎。它既是讀研的基礎、深造的基礎,又是終身發展的基礎。綜合性大學的本科教育不應當是一次性教育或終結性教育,不應當是高度專業化的教育。這類高校應當成為中國高等教育改革的吃螃蟹者,突破過度的專業教育,服務于學生的終身發展需要。

其他類型、層次的高校是不是就可以不考慮學生的終身發展?不是的。其他類型高校在教育的內容和方式上跟綜合性大學應當有所不同。比如,一般的院校在專業教育的基礎上適當增加其他學科課程和美育體育的內容,在課外活動中開展豐富多彩的文化、藝術活動,讓學生更多地參與,受到多方面的熏陶,使他們走向社會以后不僅在專業上是能工巧匠,而且具有文化藝術審美等方面的基本素養,能夠欣賞社會風俗人情,健康地工作生活。再如,專業教育在服務于學生職業發展需要的同時,也可以為學生終身發展做一些準備。這些高校可以在學生的專業發展中更加重視專業思維能力的培養,有了這種專業思維能力,將有助于學生未來的職業遷移,對未來發展會更好。

四、一流本科教育服務學生的終身發展有不同的模式

各級各類高校都應當服務于學生的終身發展,這是共同的追求,但是,不同層次、不同類型高校服務學生終身發展的任務、方式、方法各異。從這個意義上講,服務學生終身發展可以有多種教育模式。一流本科教育服務學生終身發展,不應當只有一種模式。各高校應當根據自身的特點來發展自身的本科教育特色,建構符合學校辦學類型、層次和定位的教育模式。

國外一流本科教育不只存在于某一類高校,實際上,不同類型的高校都可能發展一流本科教育,都能很好地服務于學生的終身發展。比如,牛津大學、劍橋大學等一流大學的本科教育,服務于學生的終身發展更多地體現在學生的養成教育上。牛津大學和劍橋大學的本科教育與其他高校很不一樣,它們在學科專業學部和學系之外分別擁有30多所書院,這些書院通過養成教育培養學生的核心素質和能力。兩校的學生專業學習以外的時間,大都在書院接受一種養成教育,導師與同學相互交流切磋,日常生活中相互關照,導師全身心地投入學生的人格養成和學業發展中,學生走向社會后,綜合素質優勢明顯,尤其是終身發展能力很強。從形式上看,這種書院養成教育模式似乎與學科專業教育是分割的,互不關聯,但從根本上講,書院養成教育不但是學科專業教育的基礎,而且書院養成教育并不排斥學科專業教育,相反,書院導師往往將學生的學科專業學習指導置于重要位置,為學生提供充分的學業指導服務,幫助學生成人成才。[4]

再如美國的文理學院,辦學規模不大,生師比比較低,校園生活和師生交流成為學生核心素質和能力培養的重要路徑。教師以跟學生交流為樂事,不斷把學生的潛力開發出來,幫助學生實現自主發展。文理學院的人才培養不追求過早的專業定向或專業化,考慮更多的是學生的綜合、基礎素質和能力的全面發展。很多文理學院的學生在本科前三年都不知道自己會學什么專業,學校也不要求學生去進行專業定向,而是到了四年級再去讓學生選擇一個感興趣的領域。因此,可以說文理學院實施的是無專業的本科教育。文理學院的學生有沒有就業需求呢?毫無疑問是有的。它們的學生不管是就業還是讀研都以核心素質和能力取勝,以終身發展素質高著稱。核心素質和能力是文理學院畢業生最大的優勢,扎實、寬厚的知識基礎更使學生未來有很大的成長空間,因而他們往往受到用人單位和進一步深造高校的青睞。

美國的哈佛大學、耶魯大學等老牌綜合性大學又是另外一種模式,它們的本科教育和研究生教育是分開的。本科教育由專門的本科生學院負責,所有的本科生都在一個學院,本科生學院所開設的都是基礎學科,沒有工科、醫科、管理學科等。本科生在本科生學院接受基礎學科的學習,到了高年級的時候,再進行專業定向學習。這類高校通過獨立設置的本科教育體制,對學生進行基礎性和綜合性的教育。但是,在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斯坦福大學等,它們沒有獨立設置的本科生學院,本科生、研究生都在一個學院里,本科生培養如何體現其基礎性呢?它們的做法是:不管是哪一個專業的本科生、哪個學院的本科生,都要按照一個龐大的共同的基礎教育計劃來培養。比如,在伯克利分校,120個學分中有100個左右的學分是基礎學科教育的學分,只有20個左右的學分是與專業有關的。難道它們不知道要培養學生的專業競爭力嗎?不是的,這些高校本科教育的優勢在基礎學科教育,本科教育要發展學生的核心素質和能力。這樣對學生的長遠發展、終身發展更好。

一流本科教育有多種模式。不管是什么樣的模式,歸結起來,都服務于學生的核心素質和能力發展,服務于學生的終身發展。它們不看重或不過分地看重眼前的需要,不追求現實的功利價值。這是它們共同的特征。

長期以來,我國高校形成了過度專業化的教育模式,盡管四十年的改革已經改了很多,但還沒有從根本上突破傳統的模式。我國本科教育的另一個問題是全國一盤棋,都沿用一個模式。[5]過度專業化的教育模式需要突破,全國統一要求也要改變。部屬綜合性大學、省屬綜合性大學以及其他“雙一流”建設高校應當率先而為,積極探索適合自身的本科教育模式,建立服務于學生終身發展的人才培養體系。

我國政府對高等教育改革一直發揮著很強的領導作用,這樣做的優勢是有助于強化高等教育改革的權威性,且保證相關的改革獲得政府全力的支持;弊端則在于追求統一的目標,大家都往一個方向去,從一個模式到另一個模式,無法解決同質化問題,無法滿足社會多樣化的需要。比如,通識教育改革本來是部分高校開展的一項工作,后來教育行政部門要求各高校建立通識課程基礎上的專業教育體系,這就使所有高校都朝這個方向去努力,其結果不可避免地又是一個模式,造成同質化問題。因此,我國高等教育改革與發展要解決好在集中統一管理體制下各高校探索適合自身的教育模式的問題,政府要徹底地進行“放管服”改革,切實做到下放高校辦學自主權。全國2 600多所普通高校,種類層次多樣,功能差異巨大,東南西北地區發展很不平衡,不能簡單化地處理復雜問題。要相信高校,讓高校決定自身的辦學定位、教育模式,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就高校內部人才培養改革來說,在現有的辦學環境下,高校在學科專業設置、人才培養方案的調整修訂、學生管理,以及教學要求和教師發展等方面已經有了一定的自主權。服務學生的終身發展,高校可以有比較大的作為。現在的問題是很多高校領導和管理人員對教育教學的認識太過簡單化,對教育教學體系建設、人才培養目標設計和課程教學改革缺乏專業化的理解,所以,高校教育教學走不出上級文件規定的精神,與高等教育規律的要求相去甚遠。很多高校缺少高等教育研究力量,沒有專業化的研究團隊提供咨詢服務,缺乏專家化的指導,只能憑經驗辦事。一些高校在探討教育教學和人才培養改革的時候,也找一些教授和管理人員進行研究,提出方案和思路,這無疑是有益的,但并不能有大的幫助。因為學科專業的教授和管理者主要是從事具體的教學工作和行政事務,平時較少研究高等教育問題,對于更好的教育或更好的人才培養模式了解甚少,對于更廣泛領域的社會需求、學生終身發展的要求缺少研究和認識,他們所重視的更多的是眼前的要求、專業的需要,很難著眼于學生的終身發展來考慮問題,所以,很多人才培養方案的調整和修訂、人才培養模式的改革探索往往是做點加法或減法,抑或看人家做什么自己就做什么,缺乏前瞻性和先進性,缺少科學性、創新性和系統設計。因此,從高校內部管理來說,可以建立內外結合的專家咨詢機構,為教育教學改革提供專業的咨詢和建議。歐美一些高校在進行教育教學改革的時候,往往組織很權威的專家學者團隊,開展長期而深入的研究。這種做法值得我國高校借鑒。

在我國發布的《中國學生發展核心素養》中,“學會學習”核心素養的內涵之一是:“能自主學習,具有終身學習的意識和能力”,這主要是針對中小學生發展提出的要求。對于高校來說,本科教育階段學生的終身學習能力培養可能更有意義。中小學階段的核心素養更多的是要求學生獲得人類共同的修養和能力。而在人的一生中,要能適應社會變革的要求,適應職場變化的要求,他所需要的核心素養是高校教育更需要解決的問題。在本科教育階段,為培養學生終身發展的核心素養,有的高校開設了批判性思維課程,這是一種積極的嘗試。但僅有一門課程,由幾個老師來做,是遠遠不夠的,高校每一個教師都要致力于培養學生終身發展的核心素養,從專業人才培養目標到每一門課程教學都應當滲透學生的終身學習意識、情感和能力的培養。

綜上所言,一流本科教育是我國高等教育發展的必然,終身教育是一流本科教育應有之意涵。這就是說,一流本科教育不是大學生的終結性教育,而具有為大學生終身發展奠基、服務他們終身發展的功能。發展一流本科教育,每一個教師都必須參與培養大學生終身發展的核心素養,在大學生培養的所有教育教學環節踐行終身教育的要求,這樣才能真正從根本上解決問題,達到服務于學生終身發展的目的。

別敦榮//教育部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廈門大學高等教育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廈門大學教育研究院教授、院長、博士生導師

[1] 別敦榮.“一本書”的大學培養不出一流人才[N].文匯報,2019-01-04(8).

[2] 別敦榮,齊恬雨.論我國一流大學通識教育改革[J].江蘇高教,2018(1):4-12.

[3] 別敦榮.一流大學本科教學的性質、特征及建設路徑[J].中國高教研究,2016(8):7-12.

[4] 別敦榮,蔣馨嵐.牛津大學的發展歷程、教育理念及其啟示[J].復旦教育論壇,2011,9(2):72-77.

[5] 別敦榮.論高等教育內涵式發展[J].中國高教研究,2018(6):6-14.

上一條:從國家發展與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維度認識堅持優先發展教育事業
下一條:施曉秋 徐嬴穎:工程教育認證與產教融合共同驅動的人才培養體系建設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西安工業大學
電話(總機):029-83208114  地址:陜西省西安市未央區學府中路2號  郵編:710021  陜ICP備15000397

您是第 位訪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