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 頁  學校概況  組織機構  黨的建設  學科建設  教育教學  科研學術  招生就業  人才隊伍  信息公開  校園文化  對外交流 
 
您的位置: 首 頁>>黨的建設>>2019年學校教育大會專題>>高教熱點>>正文
 
大學課堂該教什么:傳播新知、服務教育
2019-03-27 16:19   機工教育   (點擊: )

摘要

大學課堂教學應緊緊圍繞一個中心和四個基本點展開,即以立德樹人為中心, 通過教知識、教能力、教智慧和教人格這四個基本點來引導和促進學生的健康成長。只管教書不思育人是舍本逐末,只想育人不會教書是天方夜譚,教書與育人的統一才是大學課堂教學和大學的本質追求。

一、前 言

20 世紀末以來,我國高等教育領域陸續開展了“211 工程”和“985工程”建設工作,近期又正式實施了“雙一流”建設,它們的目標都是提高我國高等教育質量以及國際競爭力、影響力,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提供人才、智力和科技支撐。盡管提高高等教育質量的抓手是多渠道和多方面的,但筆者認為,課堂教學一定是其主渠道和關鍵方面。從世界上第一所大學(意大利的波羅尼亞大學)創立至今,課堂教學一直是大學教育的主導形式,古今中外概莫能外。

課堂教學是以教師為主導、學生為主體,以傳授有用知識為載體的互動交流,其目的是培養學習興趣、提升能力、啟迪智慧和養成健全人格。在大學課堂上教什么、怎么教直接決定和深刻影響學生在課堂內外、在大學能學到什么,甚至能決定和深刻地影響大學生能成長為什么樣的人。因此,在大學課堂上該教什么、該怎么教是大學教師、大學校長和大學管理者必須明晰的第一要務。教大學與讀大學的關系如同市場經濟中的供給側與需求側的關系,需求側決定供給側,供給側也深刻地制約和影響需求側,二者的良性互動是課堂教學的不懈追求。

需求側的本源應是國家意志和社會需要,它的終端表現是不同學生對自我發展和健康成長達成的個性化需求,這種個性化需求能否充分體現國家意志和社會需要,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供給側的作用,即大學課堂教什么和怎么教。近千年大學發展的歷史告訴我們,供給側的作用更容易體現國家意志和社會需要,也更具有可規劃性、可調控性和可踐行性,前面提及的“211工程”“985工程”和“雙一流”建設就是這種可規劃性、可調控性和可踐行性的具體體現。因此,大學課堂教什么和怎么教一方面關系著學生的個人發展和健康成長,另一方面關系著國家的富強、民族的振興和社會的良性循環與可持續發展。在國家和社會對高質量高等教育迫切需要的今天,供給側(大學課堂教什么、怎么教)的重要性更加凸顯。

二、課堂教學的一個中心和四個基本點

大學課堂教學該教什么、怎么教是由大學的本質屬性決定的。課堂教學的一個中心和四個基本點就是:大學課堂教學應該圍繞“立德樹人” 這個中心,通過在課程和課堂教學過程中教知識、教能力、教智慧和教人格,實現教書育人的目標。教書是手段、是途徑、是形,育人是目的、是核心、是魂,只有形魂兼備才是學生、家庭、社會和國家滿意的、高質量的課堂教學,其必將造就具有真正內涵的高質量的高等教育。

不同時代、不同意識形態、不同社會制度和不同行業部門對大學培養人的要求雖然不盡相同,但也有其共性的一面。愛因斯坦認為:學校應該永遠以此為目標——學生離開學校時,是一個和諧的人,而不是一個專家。“和諧的人”就是大學育人的共性。什么樣的大學畢業生才算是“一個和諧的人”,才能服務于社會、國家、行業、部門和家庭?我認為應該具備四有:有知識、有能力、有智慧、有健全的人格。知識和能力是硬件,智慧和人格是軟件,這是作為“一個和諧的人”的標配。離開學校的大學畢業生只有既裝配有“硬件”也裝配有“軟件”,才能正常、有效運轉,才能養活自己、反哺家庭、回饋社會和報效國家。因此,大學課堂教授的內容應該、也必須涵蓋知識、能力、智慧和人格這四個基本點。課程設計、課堂設計乃至大學一切工作的出發點和落腳點都應該圍繞一個中心和四個基本點展開。

1 教知識

正如上文所述,課堂教學是以教師為主導、以學生為主體,以傳授有用知識為載體的互動交流。可見知識在大學課堂教學中的基礎地位,其重要性不言而喻。但教知識絕對不應該是大學課堂教學的全部和終極目標,在互聯網普及,在知識的收集、存儲、整理逐漸便利化和智能化的當代更是如此。如何通過課堂教學中對有用知識的傳授來實現對學生能力的培養、智慧的啟迪和健全人格的養成,這既是大學教師的職責和本分,也是大學校長和管理部門提高高等教育質量的真正抓手和核心內涵。

知識的有用性是課堂教學的基礎,只有有用知識才是課堂教學值得介紹、闡述和踐行的。有用知識的界定可以從定性和定量兩種途徑進行判別。定性判據可以概括為3條:其一,是人類知識庫或某一學科中的經典(經典性),如物理學中的萬有引力定律,作用力與反作用力定律等;其二,是學習和理解其他有用知識的基礎和重要組成部分(基礎性),如化石的概念和地層學三定律等,是學習和理解古生物學、地史學乃至地質學的基礎;其三,是近年產生和發展形成的、有生命力的新概念、新思想和新方法(創新性),如暗物質、地球系統科學和深空探測技術等。

判別知識有用性的定量判據是:檢索近年(3~10年)專業和綜合性書籍報紙雜志和互聯網中相關術語、概念、理論和方法的出現頻率,高出現頻率的術語、概念、理論和方法一定是有用知識,盡管科技發展過程不乏睡美人現象(發表的學術論著中提出的新概念、新思想和新方法長期無人問津,一旦被具有慧眼的學者激活,很快形成新的研究和應用領域,如大陸漂移、X射線和超導的發現)。因此,就自然科學與技術課堂教學中的有用知識而言,公共基礎課的課堂教學內容應該側重經典性和基礎性的知識,專業課和專業基礎課的課堂教學內容應該兼顧經典性、基礎性和創新性知識三者的合理配置。無論是定性型還是定量型有用知識的判別與優選都需要教師豐厚的知識儲備、廣博的學術積累,并不斷學習和與時俱進。

基于教授和學習,知識可以劃分為兩層四階八級。兩層包括知識的傳承(基層)與知識的創新(高層);四階和八級分別是:認知(I:認識、熟悉)、通曉(II:理解、掌握)、踐行(III:運用、制造)和創造(IV:創新、原創)。

(1)知識的傳承。以介紹、說明、闡述和踐行知識的基本內容和特征為特色,回答“3W”問題,即,什么(what)、怎樣(what about/how)、為何(why),是大學課堂教學的基本功能。在以知識的傳承為主要目標的課堂教學(K型,即孔子型)中,往往注重概念、理論、方法的表達、理解和掌握。教學大綱、教材和教學計劃是教師和學校實施、檢查、考核課堂教學和學生學習課程的“三劍客”(有法可依、有據可查、有章可循)。教師教授的內容和采取的教授方法對學生所學知識的掌握能發揮關鍵作用。以知識的傳承為主要目標的常用教授方式是知識驅動、教師主動、學生能動。課堂教學的表現形式為教師講、學生聽,教師寫、學生記,教師考、學生背,學生對知識的理解和掌握是教師對課堂教學的主要追求,在學生心目中老師通常被認為是真理的化身。

(2)知識的創新。在以知識的創新為追求的課堂教學(S型,即蘇格拉底型)中,基于教授和學習知識的存量,使學生從通曉某些知識的存量到創造出知識的增量,即創造出新知識,是大學課堂教學的卓越功能。以知識的創新為追求的課堂教學常用教授方式是問題驅動、學生主動、師生互動。其呈現形式與過程是,教師與學生圍繞課堂教學中的某些重要問題,基于課前一定的學習和準備,在課堂上進行報告與聆聽、提問與回答、質疑與反駁,形成對同一問題的開放性認識和非共識性理解,盡管共識和標準答案的達成也是可能的。課堂教學過程中,教師與學生站在同一起跑線上,共同探究學術、追求真理。追求知識創新的課堂教學對教師的要求是:精心的課程和課堂教學設計,對學生的學習狀態、學習能力有充分的了解,對課程內容、問題的深度與廣度和課堂氛圍有很強的掌控能力;對學生的要求是:對課程有濃厚的學習興趣,具有較強的自學和表達能力,有打破砂鍋問到底和不迷信老師和書本的精神。

K型和S型課堂教學的運用取決于課程內容和教師與學生追求的目標。K型課堂教學更適宜知識的傳承,所能達到的知識層級通常是二階四級,教師的教授對學生所學知識的掌握能發揮重要作用;S型課堂教學更適宜追求知識的創新,所能達到的知識層級可達到四階八級。知識的創新既需要教師啟迪性的教授,更需要學生主動追求、獨立思考、自由表達,認識、實踐、再認識、再實踐和不達目的誓不罷休的精神和行動,教有盡,學無止。傳道是教授的靈魂,授業和解惑是教授的基礎,經師(解惑和授業)易得,人師(傳道)難求,道出了教與學的層次和精髓。教師的教學理念、教學內容、教學方法和學術積累的提升是實現教師從心師、經師、人師到大師的重要抓手,也是促進大學生從學生、學霸、學人到學者的催化劑。

2 教能力

能力是指完成一項目標、任務所展現出來的素質。能力總是與具體做某項事情、完成某項任務密切相關,離開了做、離開了實踐就無從表現和評價一個人的能力。對完成了學業走出校門的大學生而言,應該具備四方面的基本能力:學習能力、動手能力、交流能力和反省能力。課堂教學如何通過知識的傳授培養和訓練學生的這些能力,需要教師精心的教學設計(包括課程設計和課堂設計)。思想是行動的種子,只有想到了才有可能做到。

(1)學習能力。學習能力涉及3個基本要素:學習資源、學習速度(包括快學習與慢學習)和學習效率。學習資源的獲取是學習的基礎。任何工作任務的完成都會有時間約束,當在較短的時間內需要完成大任務、復雜工作時,學習速度和學習效率的把握就顯得非常重要。如果讀大學時只受到過按部就班的慢學習訓練(2~3個月學完一門30~60學時的課程),沒有受到過快學習(應急學習)的系統訓練,面臨要在短時間內需要完成大任務、復雜工作時,就會手忙腳亂、不知所措,無法完成任務或無法較好地完成任務。因此,在課程和課堂教學過程中,教師應該依據課程時長、課時量和內容,精心設計如何訓練學生快速、專業地獲取教材之外、與課程內容密切相關的學習資源;對不同的課程內容和知識點合理安排快學習和慢學習環節,推薦或示范提高學習效率的方法和“秘籍”。這樣就能使學生在學習某門課程知識的同時,獲得老師用心良苦的學習能力的系統訓練。

(2)動手能力。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作為具有專業背景、走入社會的大學生應該具備一專多能的動手能力。教師在課堂教學過程中不僅要注重學生聆聽、記憶、理解、思辨能力的訓練,更要注重學生動手觀測、體驗、設計、模仿和制作能力的培養,對實踐性強的理工科類學生的課堂教學更應該如此。在課堂教學過程中,特別是在實踐課、實習課、現場教學課的教學過程中,教師的教學設計和教學過程要充分體現精講多練、以身示范的原則,將主要時間交給學生去體驗、去觀測、去模仿、去制作,讓學生有充足的時間“試錯、犯錯、知錯、改錯”。

(3)交流能力。口頭和書面交流是從事各類工作和成就各類事業的基礎,其形式包括一對一、一對多、多對一和口頭與書面交流。在課堂教學過程中,教師根據教學內容需要,有計劃、有目的、有針對性地設計不同形式的教學情境,讓學生在學習知識的同時受到不同形式交流能力的訓練,既豐富了課堂教學的方式與內容,也訓練了學生的交流能力,還能增進學生間和師生間的情感,是一舉多得的教學藝術。如在S型課堂教學中,可安排幾位同學(口頭和書面表達能力偏強與偏弱的兼顧)圍繞某一個問題制作5~10分鐘的PPT,在課堂上給全班同學報告他們各自對該問題的理解和闡述,再圍繞同學的主題報告,安排20分鐘左右的師生互動,包括質疑與反駁、點評與補充等交流方式。

(4)反省能力。“金無足赤,人無完人”,成長中的大學生更是如此。可以肯定,每位大學生的初心都是希望能將課程學好、將大學讀好,不希望自己在課程的學習上以及與同學、老師和朋友的交往中重復犯同樣的錯誤。但總是有一部分學生在學習上存在種種不足,如不愿意對課堂教學內容進行必要的預習與復習,或把握不好預習與復習的時間節點、時長和溫故而知新的復習規律;在45分鐘或90分鐘的課堂教學時段注意力不集中,跟不上課程的節奏或不時地被手機信息等干擾。在課堂教學過程中,教師可以通過設計有針對性的教學環節和場景(如設疑、提問、回答、上講臺展示、課后個別交流等),讓學生反省自己前期或前一個時段在課程知識的學習和掌握上、在學習的方式方法上存在的不足,養成反省和自律、溫故而知新的好習慣。

3 教智慧

智慧是指用系統的知識和經驗迅速而準確地理解和解決(大)問題的本領。智慧由知識、能力和品德三要素組成。智慧的呈現既具有必然性,也具有偶然性。沒有與需要解決問題相關的系統知識和一定經驗,就沒有智慧大樹生長的土壤;只有土壤沒有種子,也不可能孕育出智慧大樹。這個種子就是悟,悟就是本來不知道突然知道了,所以有恍然大悟的說法。悟的方法有:冥思苦想、舉一反三、由此及彼、由表及里。悟的表現既有一點就通、聞一知十、觸類旁通、無師自通,也有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頓悟。如何在課堂教學過程中教智慧,就是要依據智慧的構成和特征,在傳授知識的過程中,根據不同的課程內容和知識點,設計孕育和啟迪智慧的問題、場景和環節,調動學生的積極性、主動性和創造性。一般而言,S型課堂教學、翻轉課堂、開放式和互動式問題討論更易于啟迪學生的智慧。

4 教人格

人格是指人的特殊和穩定的個性品質,一般20歲左右基本成型。大學階段正是大學生人格形成的重要時期,如果每位大學教師和每門課程都能基于知識的傳承與創新,重視植入大學生健全人格要素的養成教育于課堂教學之中,對大學生的成長和成才都將發揮其他教育不可替代的作用。人格的基石是道德,兩翼是智慧和意志,道德決定人格的取向,智慧和意志決定人格的高度和影響力,三者均等(等邊三角形的三條邊)就是所謂的金三角人格。我認為,現代人需要的人格要素應該包括三個方面:君子人格、法權人格和領袖人格。所謂君子人格就是要修煉好自己(有道德、有智慧、有意志),法權人格就是要約束好自己(遵法守紀、做人有底線、做事有紅線),領袖人格就是要涵養好自己(理性多元、包容大度、干凈利落)。

在課堂教學過程中,教師的言談舉止、喜怒哀樂和精神態度就是人格的最好教具和案例。教師希望學生能修煉好、約束好、涵養好自己,首先教師在課程教學過程中要從做人、做教師和做學者的維度修煉好、約束好、涵養好自己,為學生樹立榜樣。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名言“學高為師,身正為范”就告訴了教師如何給學生教人格。如果教師課堂教學的追求不僅僅是希望學生了解、理解和掌握知識,更希望培養學生創新精神和創新能力,那么,教師在課堂教學中的角色就不應該只是知識的灌輸者,而應該也是學生獲取知識的引導者。德國教育家第斯多得說:“不好的教師是傳授真理,好的教師是教學生去發現真理。”

教智慧和教人格是課堂教學中最難教,也是最好教的內容。說它難教是教師自己必須具備能啟迪學生智慧的智慧、能感染和震撼學生人格的人格,只有這樣,學生才有可能向其師、從其師、親其師、信其道,進而踐其道、樂其道。說它好教是教師不需要在正常的課堂教學中額外增加時間、空間、人力和物力成本,也不需要額外增加學生的學業負擔,教師的智慧、教師的人格、教師用心良苦的教學設計和追求是在潛移默化中熏陶感染學生,并實現其教智慧、教人格的目的。

三、認識與結論

課堂教學是大學育人的主渠道,大學生身心的健康成長既需要一日三餐的滋養,也需要一個中心四個基本點型課堂教學的用心哺育。只管教書不思育人是舍本逐末,只想育人不會教書是天方夜譚,教書與育人的統一才是課堂教學和大學的本質追求。教書的深度有四階:認知—通曉—踐行—創造,育人的維度有四維:教知識、教能力、教智慧、教人格。對學生和學校來說,四階和四維是分解動作、是抓手;對教師和課堂教學而言,四階和四維是互相交融滲透的整體。教學科研兩手抓兩手都要硬是實現課堂教學四階四維互相交融滲透的不二途徑。教師愛崗敬業的精神風貌,淵博的學識,精心的課程和課堂教學設計,抑揚頓挫的聲音語言,畫龍點睛的肢體語言,得體的多媒體、板書和教具使用是對課堂教學一個中心和四個基本點的最好詮釋。

上一條:2018年中國工程教育認證大事記
下一條:為師者要政治強德行好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西安工業大學
電話(總機):029-83208114  地址:陜西省西安市未央區學府中路2號  郵編:710021  陜ICP備15000397

您是第 位訪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