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首 頁  學校概況  組織機構  黨的建設  學科建設  教育教學  科研學術  招生就業  人才隊伍  信息公開  校園文化  對外交流 
 
您的位置: 首 頁>>黨的建設>>2019年學校教育大會專題>>高教熱點>>正文
 
教授兩年不給本科生上課,職稱變研究員,讓教授回講臺要幾步?
2019-04-03 16:30   中國大學教育   (點擊: )

最近,江蘇省教育廳《加快培養一流人才建設一流本科教育實施意見》的征求意見稿公布后,引起了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原因在于,這個征求意見稿中,提出了這樣一個措施:如果教授連續兩年不給本科生上課,其職稱將改為研究員。

為本科生上課是教授的天職?

加強本科教育,其實是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十幾年來,教育部門把給本科生上課作為研究生導師聘任的基本條件,把教授、副教授上講臺作為考核基層教學單位教學業績的關鍵指標,給高校教授施加了一定的壓力。

但是,政策的實施效果卻不盡樂觀,年輕教師尤其是講師群體依然是本科教育的主力軍,本科講臺上難覓教授的身影、“資源倒掛”的現象仍然存在。

60所教育部直屬高校2016—2017學年本科教學質量報告顯示,23所高校教授給本科生上課比例低于80%,30多所高校教授上課門次不到總量的四分之一,能實現教授全員上課的僅有極個別高校。

倘若從教授的角度分析,之所以不太愿意給本科生上課,主要有兩個方面的原因:

第一,教授們太忙。幾乎在所有的高校中,教授們都是最忙的群體之一。他們往往是科研項目的牽頭人,是科研直接的參與者,因為身兼碩導、博導等身份,他們還有著碩士和博士生的培養任務,一個教授甚至要帶上十幾個二十個研究生。教授們不是待在實驗室里,就是把精力集中在碩士與博士的培養工作上。一個人的精力總是相對有限的,忙碌的教授們自然無暇分身于本科教學。

第二。在同樣的評價體系內,一個科研成績突出的老師和一個專心于本科教學的老師來比較,前者無論是在職稱晉升,還是在各種獎項的評定中,都占有明顯的優勢。因此,當授課的數量與質量,在高校的評價體系內所占比例過低,教授們自然也難以對教學付出熱情。

此外,還有一種觀點表示:“教授給本科生授課是大材小用。”理由是:有的教授研究方向太高深,帶研究生可以,給本科生上課未必合適。

不過反對者認為,教授接觸學科前沿的目的是為了把最先進的學科知識傳授給學生。如若學生接受不了所講授的內容,只能說明教授方式不對、方法不當,而這正是需要教授們在教學中探索、改進之處。

此前,也有媒體曾針對院士教授回歸本科課堂有何意義進行調查。

調查顯示,60.8%的受訪大學生認為能激發學生的學習興趣;55.6%的受訪大學生認為能發現和培養人才,有利于學術方面的傳承;50.8%的受訪大學生認為可以傳播前沿的學術理論;42.0%的受訪大學生認為可以讓學生感受大師的魅力。

有學生表示,由于教授的閱歷、學識等方面都較為豐富,其講課效果對自己吸收知識、打牢基礎能起到重要作用。

把教授拉回本科生課堂

在去年召開的本科教育工作會議上,教育部部長陳寶生連用三個雙重否定句強調本科教育的重要性:“不抓本科教育的高校是不合格的高校,不重視本科教育的校長是不合格的校長,不參與本科教育的教授是不合格的教授”。

陳寶生的表態,給教授劃了條“合格線”,即“要參與本科教育”。事實上,在政策層面,除了教育部已連續多年“推動教授上講臺”外,在制度建設下,給本科授課教授的比例有所增長。

以武漢為例,根據當地媒體2012年的報道,教授們紛紛重新走向教學一線,給本科生上課已蔚然成風。武漢大學、華中科技大學、華中農業大學、華中師范大學等高校,教授給本科生上課的比率更高,有些學校達到了95%以上。

與此同時,為了把教授拉回本科生課堂,有學校頻出“狠招”。在中南大學,從2012年9月起,在職稱晉升、崗位定級、年終考核、津貼發放等方面嚴格執行“本科生教學工作一票否決制”,成了中南大學史上最嚴的“講臺令”。教授、副教授給本科生授課的課表和實施情況,通過校園網絡系統向全校師生公開。未經本科生院同意,不得任意調整授課教師。

而有專家認為,從根本上解決教授為本科生上課的問題,除了政策規定,要讓教授心甘情愿地參與本科生教學工作,如果只是為了符合相關規定,就容易變成一種應付”,教學效果也難以保證。因此可以考慮建立起“教學學術”的評價機制和體制,對教師分類管理評價。

具體實施上,可以仿照國外一些大學的做法,設立教學講席教授解決重科研、輕教學的問題。國外講席教授薪資待遇比較高,而且是專門化的,即使像麻省理工學院這樣的名校,也有幾十名專門側重教學的講席教授,他們將時間主要放在教學上。

除此之外,還可以通過調整評價機制以及出臺獎勵措施,提高教授上講臺的積極性。比如浙江大學,2011年設立了“浙江大學心平獎教金”,旨在表彰功底扎實、業務精湛、教學效果卓優、關愛學生成長的優秀教師,包括杰出教學貢獻獎(每人獎勵100萬元人民幣)、教學貢獻獎(每人獎勵10萬元人民幣)、教學貢獻提名獎(每人獎勵5萬元人民幣)。

武漢大學也設立了“本科優秀教學業績獎”,該獎項用于獎勵在本科(含研究生基礎課)教學一線工作業績突出的優秀教師。通過各學部及學工部門選拔推薦、師生網絡投票、獎教金管理委員會評審和學校審批的方式確定最終人選。該獎項每年評選一次,將其作為促進本科教學的措施之一。

除管理評價機制外,有專家還建議,既然教授注重科研,那學校可以創新實施“研教融合”的本科教育模式。即讓本科生參與教授主持的科研課題,吸引教授主動參與本科生教學。

一流大學離不開一流的本科,一流的本科需要一流的教師來教學。只有讓本科教學者收獲更多,教授為本科生上課才會成為“自覺”。讓教授重新回到本科生的課堂,高校可以探索的方面還有很多。

內容鏈接:中國大學教育 (高等教育研究與評估中心整理發布)

上一條:大學老師對教學的態度是怎樣的?
下一條:劍橋、哈佛校長分別在北大講了什么?
關閉窗口

版權所有西安工業大學
電話(總機):029-83208114  地址:陜西省西安市未央區學府中路2號  郵編:710021  陜ICP備15000397

您是第 位訪問者